多雷音

平安喜乐,百岁无忧

真真假假,虚虚实实,本来就是常态。
                                             ――《我真的不会演戏》

总在想以后

风淡云轻
你要好好的

你硬拉着我往前走,还不我允许回头

那些一转头就可以看见的风景

那些一转头就可以看见的人
就再也看不到了
曾经以为时间那么长
最后只换回来一句
“我去。”
却不敢去怨
明明当初做好了准备

那些一转头就可以看见的风景
就再也看不到了
曾经想过无数种方法
去留下这些风景啊
却从没想过
它会枯萎了
窗口的那树合欢花啊
还有人记得么

那些一转头就可以看到的人
就再也看不到了
还记得给你讲的题目
为了你去查的资料
却从没想过
你会不见了
爱公寓飞机机翼流速
你还会记得么

那些一转头就可以看见的风景
就再也看不到了
明明当初那么埋怨啊
现在却必须去珍惜
陌生的风景
害怕的陌生
现在不熟悉的我们
你还会哭泣么

那些一转头就可以看见的人
就再也看不到了
还记得当初的无谓啊
只有我们懂的暗语
维护的秘密
共同的兴趣
会渐渐疏远的我们
慢一点好不好

流年

流年.0.
们总拿过去的时约束自己,却不想早已物是人非,今非昔比。于是人们给自己套上了一个又一个的枷锁,用这个理由来逃避是非对错,却不想过去的光辉。英雄终归陌路。

我问你,
如果知道结局,还会不会义无反顾,
如果早知道如此,当初还会不会选择?
如果明知道是错的,你还会不会决定走下去,
如果知道是人财两空,还会不会放弃?
如果我知道我错了,你还会不会回来。

可是,第一句是错的,于是全错了
可是·,我爱你,不忘。

残阳.3.故人归

我是安世子,字柠
她一直都不知道,她心心念的人,是我,亦不是我
那个白衣飘飘的人,是诀央
于是,在南船上,我说,忘了吧,你只要记得安柠就好了

终于,她嫁给的还是我,可我也永远的失去了她
笑话,从不拥有,何曾失去

半年了,你不该高兴么,你的安柠来找你了啊,你嫁给了她。你们和过去的约定一样,夜夜唱着北国的歌。可为什么你的白发在青丝中那么耀眼

我好想给你绝世宠爱,夜夜欢歌,我好像已经疯了

我梦见了我们
在烟雨迷蒙的北城,我说,如若你肯嫁我定当十里红妆,此生不娶
你笑着说,你要是此生不娶了,我嫁给谁啊
我笑了,然后我看见了诀央的脸,而我像个画外人

你情绪越来越不好了,你也等不及了吧
当我以父之名,兵变,见到皇的同时,也见到了皇面皮后父王的苍颜
我终究会明白为什么当年父王兵变后只是处死了父王及额娘,原来并不是什么可笑的功过相抵。而是父王你早以坐拥天下
我终究没什么好失去的

一生一世一双人,这烂大街的话语伤了多少有情人
就像世子妃手下的忘忧,忘却了无数
我如何对得起你的安宁

        年,安定候世子安析,不谨记皇恩浩荡,犯其父之不忠之罪,赐以株族之刑,至此,再无安定,谨以世人。

残阳.2. 知君醉

一年了,离开歌楼已经一年了,可我却越发思念你了,安柠。白天独留下我一人时,那潮水的思念就朝我涌来,潮涨不落。

安世子总会在夜里找我唱着北城的歌谣。我宁愿相信是北国的歌谣,不然为何就我一人会唱,不然如何证明你我相识相爱一场呢,安柠。
安世子总会在天明后离开,留下草药。纵使嗓音以哑,好似废了,可第二夜,如初。可只要嗓子哑了,就不用唱这样北国的歌谣,这样的思念你了吧,安柠。

我是不是忘了什么。我只知道,每天草药中的忘川越来越多了。可忘记心心念的人哪有那么容易,为什么思念越来越清晰,记忆越来越深刻,安柠,你怎么还不来,要折磨我到何时啊。

我已经老了,怎么感觉什么都忘了,还会有种熟悉感呢。你还会来么,还喜欢我么?
他不天天都来么,喜欢?他只喜欢你的歌吧。

我到底是什么?那白衣男子又是谁?安柠,是什么?到底为什么只有我?

明天,我该走了,可为什么总记得应是有人来接我了...

南雁归,引旧人心伤悲
北风吹,埋枯骨佳人泪
青茶凉,残阳落月无人归
当时是,血染成霜青丝长
----北谣.南雁

残阳.1. 知君醉

每当日暮落下,繁华落尽时,我总会想起你,心里,梦里。无数次梦见你一袭白衣,三千青丝,离我越来越远...然后惊醒。我忘记你的容貌,却无数次清晰地梦见你走路时青丝的飘动。我忘记与你的相遇相识,缺有个声音清晰地,一遍一遍的,不厌其烦的说着,安柠,北城。我想,定是我白日睡多了吧,不又怎会有如此的思念,让我几乎信以为真,不,是已经信了吧。安柠,么?并定是个安宁的人吧
白天,我只是个歌姬,在众人面前消逝着我的生命,歌语欢笑,,可幕后,我不过是个普通女人,因贪恋一时温暖,而不愿离开,等着一个未知......

明天,我就要嫁人了。说是嫁,不过是从一个地方到了另一个地方。我要去的是安定侯府,安世子名析,妻妾成群罢了。等待我的究竟是枯死后院,还是宠极一时,像陨星划过。安柠,我好怕,你能找到我划过的痕迹么?安柠,你会不会找不到我了?可安柠,如若我不嫁,又有何法?

已经一个月了,府里的人总是莫名其妙的消逝,前天还见过的人,就再也见不到了。
安柠,如果有一天,我也莫名其妙的消逝了,就好像没存在过一样,怎么办?你还会记得我吗?安柠。

流年情歌划一卷思念
卷过轻轻水边映你我笑颜
至是冥冥注定
分分合合,再不见思念,
化作一缕清风卷过水面。
----北歌.思念

残阳.0. 写在前面的话

人们总拿过去的时约束自己,却不想早已物是人非,今非昔比。于是人们给自己套上了一个又一个的枷锁,用这个理由来逃避是非对错,却不想过去的光辉。英雄终归陌路。

我问你,
如果知道结局,还会不会义无反顾,
如果早知道如此,当初还会不会选择?
如果明知道是错的,你还会不会决定走下去,
如果知道是人财两空,还会不会放弃?
如果我知道我错了,你还会不会回来。

可是,第一句是错的,于是全错了
可是·,我爱你,不忘。